京都名师论文网
经济管理

经济学| 财政税收| 证券金融| 会计审计| 管理学| 工商管理| 财务管理| 公共管理|

人文社科

政治| 文学| 法学| 农学| 社会学| 外语| 艺术类| 哲学|

理工科类

计算机| 理学| 工学|

其它类别

医药学| 教育学| 论文指导|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研究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在经济法视角下的关系分析

时间:2014-11-15 09:2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孙熙午 点击:
京都名师论文网 经济法论文范文格式 摘要:当前,对经济自由和经济效率的研究已经屡见不鲜了,但深入探讨二者关系的著述微乎其微,本文试图在此方面有所突破。 关键词:经济自由;经济法; 1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关系分析 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是一对矛盾体,
  京都名师论文网经济法论文范文格式摘要:当前,对经济自由和经济效率的研究已经屡见不鲜了,但深入探讨二者关系的著述微乎其微,本文试图在此方面有所突破。
  
  关键词:经济自由;经济法;
  
  1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关系分析
  
  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是一对矛盾体,有统一的一面,也有对立分离的一面。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性质不相同,经济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是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同时经济自由还关涉到一国经济的独立和发展,是国家主权的重要内容,不受他国的干涉,这些都表明经济自由具有明显的政治性和法律性。另外,经济自由常常与经济民主联合使用,更加强化了其政治属性。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而言,人们往往是在具有了经济自由之后才进一步争取政治自由的,没有经济自由,就不值得拥有已经获得的政治自由。
  
  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对抗性表现为二者的经常性、局部性偏离和对立,具体体现为两种情况:一种状况为经济体的经济自由度很高,但却对应经济的低效率或无效率,典型的例子是自由资本主义后期的经济危机,一直奉行自由放任和完全竞争的自由经济政策,却产生了整体经济的无效率,这是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第一次出现背离。另一种状况是经济自由度低,却对应经济的高效率,计划经济时代的政府完全管制使得经济主体和整个社会几乎无自由可谈,但一段时间内却换来了经济效率的极大提高。现代经济学理论显示,局部的经济管制也会取得短时间的经济效率。
  
  2经济法在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博弈中生存与发展
  
  经济法的产生离不开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相互关系及其不断的演变和发展,正是由于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经常性背离而又无法自我修复和回归,使得经济法有了存在的必要,也为经济法积极主动地调整二者关系提供了合理性论证。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经济自由和经济效率是一对永恒的矛盾,求得二者的动态均衡是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历史必然,过分偏向一方只会导致经济的波动和混乱。比如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对经济自由过分迷信,到头来的结果就是经济危机和经济的低效率,而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依旧解决不了经济的滞涨,却损害了经济自由,新自由主义的放松管制,给予经济主体经济自由又再一次引发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机。
  
  现代各国基本上都将保护经济自由和促进经济效率作为经济法的立法宗旨,我国亦是如此。经济法得益于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关系而产生,反过来,更是以自己的不断发展完善来调整和协调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的关系,努力保持二者的动态平衡。离开了经济法的保护,经济主体的自由将得不  到应有的保证,经济主体在经济活动中也会寸步难行,没有经济法的调整与干预,经济效率也不会按照经济主体的自身行动和主观意志而不断提高,完全理想化的自由经济是不可能存在的,对应的经济效率也是不可求的,现代经济形势的复杂化要求经济主体必须懂得和学会运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经济权利,增加自己的经济的利益。
  
  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背离和冲突不可避免,问题是,当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发生背离和冲突而又不能自行回归,需要经济法对之进行调整时,经济法是牺牲经济自由还是放弃经济效率,这不能一概而论。当一国经济发展比较平稳时,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之间应该保持适度的张力,这是二者关系的常态,此时并不需要法律的积极介入。而当一国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出现了混乱时,一般应采取各种措施提高效率,必要时要限制经济自由。
  
  因此,经济法对经济自由与经济效率进行调整的具体方式可以归结为两种:一种就是消极地保驾护航,并不积极地干预经济主体的经济活动;另一种就是要通过限制经济自由来提高经济效率。那么自由能否被限制呢?罗尔斯认为,自由的优先性意味着自由只有为了自由本身才能被限制。笔者认为罗尔斯的自由正义观并不能延伸到经济学和法学领域,因为现代经济社会不容许无效率的经济自由存在,即使存在也是荒谬的和被否定的,“对于一个终日为自己及其家庭的饮食和住房问题忧心忡忡的人来说,谈论自由是没有意义的”。最起码自由是能为法律所限制的,“在一切能够接受法律支配的人类状态中,哪里没有法律,哪里就没有自由。”其实,对经济自由干涉的原因除了自由本身以外,至少还有效率,“国家是否运用法律手段干预经济生活的依据应该是效率”。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市场机制不能有效配置资源,从而需要政府干预,以纠正资源配置的效率损失,政府干预经济或政府行动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促进效率。
  
  参考文献
  
  [1] 胡甲庆.反垄断法的经济逻辑[M].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298.
  
  [2] [英]彼得·斯坦,约翰·香德.西方社会的法律价值[M].王献平,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202.
  
  [3] 钱弘道.经济分析法学[M].法律出版社,2005;178.
  
  [4] 张千帆.宪政、法治与经济发展[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92.
  
  [5] 张莉莉.经济法自由理念研究[M].中国检察出版社。2007;40

【编辑:刁桐铃】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