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名师论文网
经济管理

经济学| 财政税收| 证券金融| 会计审计| 管理学| 工商管理| 财务管理| 公共管理|

人文社科

政治| 文学| 法学| 农学| 社会学| 外语| 艺术类| 哲学|

理工科类

计算机| 理学| 工学|

其它类别

医药学| 教育学| 论文指导|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抑郁症的历史发展

时间:2017-09-11 10:1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admin 点击:
公元前5世纪末,疾病和医生的概念刚刚出现。古希腊人认为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健康的心灵,那时的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就认为,抑郁症属于脑部疾病,应服药医治。那时,人们有时会经过向神祈求来看病,他对此提出了打击,认为是骗子和庸医的医治方法。他还说:哲
  公元前5世纪末,“疾病”和“医生”的概念刚刚出现。古希腊人认为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健康的心灵,那时的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就认为,抑郁症属于脑部疾病,应服药医治。那时,人们有时会经过向神祈求来看病,他对此提出了打击,认为是“骗子和庸医”的医治方法。他还说:“哲学家所有关于自然科学的文章,与其用于医疗,不如用在绘画上。”哲学家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医生只能医治小病痛,精神妨碍是哲学家该研究的事儿。
 
  在理论意义上,希波克拉底是百忧解的祖师,而柏拉图则是精神动力医治的祖师。从他们开始到如今的2500多年间,所有的理论都可属于这两派。
 
  希波克拉底身后的70年里,亚里士多德学派提出了自成一派的理论,他们不赞成希波克拉底忽视灵魂的重要性,也对立柏拉图把医生降低为匠人,而是认为:“身体失调会影响灵魂,灵魂的病症来自于身体,除非是自然生成的。激烈的情感可改变身体。
 
   生于公元2世纪的盖伦是其时的罗马皇帝奥勒利乌斯的御医,和其他希波克拉底之后的名医一样,他试图综合所有祖先的神经学与心理学。但是,尽管盖伦一向被中世纪的人们奉为医学权威,他提出的精神药物医治的观念却与基督教的教义冲突。基督教鼓起对抑郁症患者极为不利。
 
  漆黑的中世纪,是一个灵活和社会秩序不稳定的年代。与古典时期不同,对中世纪基督徒来说,灵魂和身体没有相关。
 
  根据托马斯·阿奎纳的说法,灵魂的方位在身体之上,灵魂不会臣服于身体疾病,因为灵魂是在神的统辖之下,只会受天主或撒旦的影响。
 
  在这一时期,失掉沉着被认为是没有满足的自制力恪守美德,社会秩序会因而化为乌有。抑郁症被品德化,患了抑郁症被认为是因为没有资格接受圣宠的福音,乃至咎由自取。抑郁症患者受到极大的污蔑,乃至会被当成异教徒。
 
  文艺复兴时期,抑郁症被浪漫化,脆弱的性情被看作为艺术天分和深邃心灵支付的价值。关于这一时期,哲学家费希纳的观念最具代表性。他认为郁闷是天才的体现,是产生创意的必要条件,哲学家、思维家和艺术家比一般人更容易郁闷,他们的郁闷说明他们的心智现已超脱了尘俗小事。他也供认,郁闷是一种可怕的病症,可以通过运动、改变饮食和听音乐来医治。
 
  费希纳的这一观念产生了一个风趣的现象。在意大利,一些自认为是天才的人都说自己患了抑郁症,一些期望被认为有才调的人也伪装很苦楚。在英国,上流阶级的叛逆者——满脸愁容、默不做声、一头乱发、浮躁、倨傲、严格——成了16世纪末的典型形象,其时的文章常嘲讽这种形象,如莎翁名剧《大快人心》中“郁闷的杰奎斯”。
 
  文艺复兴年代,“郁闷”这个词也意指深入、感伤、复杂,乃至包含天分。郁闷的状况被人怜惜,有时又令人有点仰慕,与漆黑阴沉的感觉相反,它一度被称为“白色郁闷”。
 
  在17世纪至19世纪,生物学和社会学成为控制精神妨碍的重要方向。
 
  17世纪,英国学者伯顿(Robert Burton)为抑郁症辩解,结合千年来的思维与观念,倾其一生完成了作品《郁闷的分析》。在抑郁症范畴,这是在弗洛伊德《哀悼与郁闷》之前最有影响力的作品,它博学多才却又充溢对立,试图综合亚里士多德和费希纳的哲学、莎翁笔下人物的毅力、希波克拉底等人的医学才智、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宗教观念、个人的疾病经验与自省。伯顿的成果跨过了哲学与医学,介于科学与形而上学之间。
 
  18世纪,科学对身体和精神的解说快速展开,尽管科学前进了一大步,但抑郁症患者的位置却倒退了一大步。有关抑郁症患者的形象尽管不再和恶魔有关,却也和放纵、回绝养成健康的自律有联系。18世纪晚期,浪漫主义重现,朴实理性郁闷太庸俗而逐渐幻灭。郁闷则从头受到了重视。
 
  20世纪,精神分析和精神生物学两个方向对抑郁症的了解和医治上产生了重要影响。一方面,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所说的“潜意识”,替代了“灵魂”的观念,建立了抑郁症病因的一种新的观念;他的作品《哀悼与郁闷》颇具创见,对现代人对抑郁症的观念产生了深广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克拉培林提出的精神妨碍分类法,使其成为精神生物学的代表人物。
 
  最近的抑郁症科学研究回归了古希腊希波克拉底的观念,即抑郁症是脑部的疾病,可经过口服药物进行医治。社会学在这方面的理论则与亚里士多德相似。二者也在各自的范畴都愈加老练。而这两种思维孰是孰非,仍然争论不休。或许,真理存在于二者之间。
 
  [根据美国作家安德鲁·所罗门的作品《郁闷》(The Noonday Demon: An Atlas of Depression)整理]
 
  精神疾病防治与年龄阶段
 
  世界清洁组织(WHO)的全球疾病担负研究(GBD)对我国的精神妨碍的疾病担负进行了鉴定,并与全球疾病担负进行比较,认为精神妨碍同样是我国主要的疾病担负,并有逐渐升高的趋势。
 
  1990年我国神经精神疾病占疾病总担负的14.2%,1998年为15.1%,比全球数字高得多。如果加上自杀/自伤份额达19.3%,预测到2020年神经精神疾病占疾病总担负的份额将升至15.5%,加上自杀/自伤份额将达20.2%。也就是说,我国人疾病总担负的1/5是由精神妨碍和自杀所引起,而抑郁症正是精神疾病中的一种。此外,与精神妨碍相关的心理和行为问题在我国乃至全球都是严重的清洁问题,如吸烟、酒精和毒品乱用、不洁性行为、酒后驾驭等,精神疾病和这些不健康、不安全的行为所导致的疾病担负简直占我国总疾病担负的50%。
 
  我们需要从社会和家庭的层面展开精神妨碍的病因避免。关于各个年龄组人群,要有针对性地展开病因避免。
 
  胎儿期
 
  胎儿期是人类个体发育中的原始阶段,包含神经系统在内的各个组织和器官正在产生和构成。影响母体健康的有害因素都會影响胎儿的发育,乃至构成神经系统展开构成妨碍。最常见者为各种感染,其次为很多中毒因素,如母体在妊娠期内触摸的某些物质,如铅、汞、甲醇、锰、砷、一氧化碳和四氯化碳等,都可以影响到胎儿。
 
  近年发现有很多药物有致畸胎效果或影响胎儿的发育,应引起医务界的遍及注意。至于乱用安眠药、麻醉剂和成瘾药物对胎儿的有害影响已引起广泛注意,医护人员助产时也应尽量避免婴儿出生时的产伤。
 
  婴幼儿期至学龄前期
 
  这个时期孩子大脑结构与功能的展开特别敏捷,但也较软弱,因而在婴幼儿期要分外注意防病保健。也要重视婴幼儿的养分、睡觉,注意练习婴幼儿的言语、分泌机能。因为这一时期婴幼儿的振奋进程较克制过程占优势,活动富于心情颜色,而克制才能则不健全,因而体现易激动、易疲惫、易受外界影响等特征,对婴幼儿的正确哺育很重要。
 
  学龄前期至学龄期的儿童
 
  学龄前期至学龄期的儿童,大脑的振奋性和内克制都有所增强,行为的自觉性也逐渐增多,能逐渐控制并和谐个人的行为,逐渐契合外界环境中的行为规范。研究结果提示,儿童行为问题与家庭背景、环境因素和社会心理因素有关,触及爸爸妈妈文化水平、家庭气氛、爸爸妈妈对儿童的等待、教育所花精神、家庭类型、儿童学习成绩、性别、伙伴联系,以及儿童出生时的季节等因素。
 
  当儿童发育生长进入青春期阶段时,在较为复杂的生活条件下,大脑的机能持续有着显着的展开,第二性征方面出现了显着的改变,随之心理上也出现很多改变。
 
  青年期
 
  到青年期,一个人可以开始实行自我评估,也能评估别人的品德品质与行为风格,并且开始独立处理并分配自己的活动与行为。要在青年人中展开心理咨询,遍及精神清洁知识,以避免和减少心理问题的产生十分重要。心理咨询的内容主要在尽力习惯新的环境。
 
  女人更年期
 
  女人更年期的机体改变比较显着,内分泌系统和自主神经系统有着显着的失调,会影响大脑皮质的高级神经活动,在不同程度上体现出更年期症状群。少量人在某些精神创伤的促发下,产生了更年期郁闷状况或偏执状况。在青年期患有情感性精神病者,处于更年期时也易发病,临床多以焦虑郁闷状况为主要病象,因而要注意避免精神创伤和身体疾病,对已存在了更年期症状群者,要及时选用内分泌医治等。
 
  老年期
 
  当进入老年期时,人体会出现很多组织机构与功能的改变,精神功能自然趋于缓慢和欠灵敏;高血压、动脉硬化和心脏病等不少身体疾病也增多,容易产生器质性或功能性精神异常者,在当代老龄化趋势的社会中有相对增多之势。因而,重视老年期的精神清洁,首先要避免老年期心因性疾病的产生,积极前期避免身体疾病,注意改善脑功能状况,避免一些缺血性脑疾病导致的精神失常。

【编辑:刁桐铃】
------分隔线----------------------------